“枫桥式公安派出所”的温度

  光明日报记者 彭景晖

  在浙江省诸暨市公安局枫桥派出所的“老杨调解中心”,放有100余本日记。泛黄的纸张,记录着调解员杨光照30多年来的1万多个故事。“每化解一个矛盾,社会发展的根基就更稳一点,我们民警与群众的感情就更深一点。”民警这样看待派出所的调解工作。这个以民警杨光照命名的调解中心已成立9年,累计受理各类纠纷2000起,群众满意率100%,“有事找老杨”成为当地群众的口头禅。

  治安好、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产生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枫桥经验”就发端于浙江诸暨枫桥镇,实践于公安政法战线。50多年来,“枫桥经验”在时代潮流中不断适应新形势新环境,在全国公安机关服务人民的发展路上不断创新。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后,公安机关在党中央的指引下,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践中继续探索,力争为开辟国家治理新境界提供更多的“公安方案”“公安智慧”。当前,“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活动正如火如荼,矛盾化解在基层的故事在全国传播,“枫桥式公安派出所”不断走进人民心里,成为群众的依靠。

  责任感、智慧、理念,一个都不能少

  张华2018年来到上海宝山公安分局顾村派出所担任所长。在所长接待日,他的办公室曾被群众堵得水泄不通。

  “宝绿路那些乱停车的能不能管管?”“堵车堵得我们快走不了路,孩子上学多不安全!”群众的意见让他敏锐地感受到问题来了——开发建设给派出所辖区内一些街道带来了秩序混乱,各类矛盾正在滋生积蓄。

  宝绿路路面狭窄,不到100米的街道店铺林立。周边房地产开发后,这条小路成了公交车和大量社会车辆的必经之路,停车难、停车乱、人流多、人口杂……曾经安静的小路,邻里矛盾、路面的争吵逐渐多了起来。仅2018年,投诉宝绿路交通秩序类的警情就多达百余起,顾村派出所倍感压力。

  从警多年,张华深知群众的矛盾需要及时解决,小问题不解决可能就会引发大矛盾,他说:“民警做群众工作,决不能‘讳疾忌医’”。有效消除堵点、化解矛盾,已刻不容缓。

  第二天,顾村派出所的民警上路了。他们与镇政府职能部门协商,将宝绿路全线设为禁停路段;在派出所综合指挥室的调配下,拥堵路段配备了更多的警力巡逻,乱停车现象解决了。

  调解纠纷,化解矛盾,需要迎难而上的勇气和责任感,也需要智慧、经验和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理念。在北京,户籍派出所设立了治安、民间纠纷联合调解室,派出所协调司法机关选派人员进驻,推进治安调解、人民调解、司法调解的对接联动。在山东,派出所编制了“严苛”的责任清单,倒逼规范化执法和队伍建设,开展全警实战大练兵,队伍依法履职能力不断提升。

  社会和谐在于人心相通

  “进门一脸囧,出门满脸笑”,群众夸赞的是“苏阿姨调解室”。发生矛盾纠纷的人们解开心结、定分止争、握手言和,只是“一进门、一出门”这么简单。

  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姑苏分局观前派出所设立的“苏阿姨调解室”,给周边商圈提供矛盾纠纷“一站式”调解服务。“苏阿姨”,说的是民警李慧和几位退休的社区女书记,她们经验丰富,亲和力强,又是周边群众的好朋友。

  在调解室里,“苏阿姨”先给情绪激动的人们来个“前奏三部曲”——看舒缓的趣味短片,品尝特色茶,讲授法律知识和矛盾利害关系。待人们的情绪平复下来,“苏阿姨”邀请工商、消协、律所等单位派驻人员,实施消费争议、劳资纠纷等调解;根据群众需求视频连线法官、劳动监察等权威人士,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服务。通过多方参与的专业化调解、私人定制的差异化服务,帮助当事人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观前派出所走出了一条温暖人心又真正解决问题症结的服务人民之路。

  “警民和谐在于人心相通,警力要下沉进社区,沉到群众中间去。”今天,这样的共识已在全国公安派出所达成,并付诸实践。在湖北,宜城市公安局流水派出所认真践行“五访”工作法,推动公安工作关口前移、下沉网格,建立的社区民警工作考评机制以群众的满意度为最重要考量;在福建,寿宁县公安局下党派出所实行“1警+5员”工作模式,民警一人要扮演引导员、服务员、巡防员、调解员、联络员5个角色,为群众分忧、为社会稳定出力的担子越压越实。

  “枫桥经验”是在政法综治工作实践中产生,并不断创新发展的中国治理智慧。其精神内涵在全国公安机关的实践中,不断增添新时代的注解。“但是,无论‘枫桥经验’如何发展,以人民为中心的内核永远不变,服务人民的追求永远不变。”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牛街派出所所长王鑫说。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29日 04版)

[

责编:曾震宇

]